蘋果王朝恐終結 換CEO能解決問題?

外媒刊文稱,一直以來,蘋果在硬件創新、軟件體驗上一直領先競爭對手,然而,自從喬佈斯去世後,蘋果的創新能力逐步下滑,現在已成為瞭追趕者。

蘋果唯一推出的新產品Apple
Watch難言成功,而且在VR、AR、自動駕駛領域縮手縮腳,已落後於對手。之前,蘋果在行業的強大地位能夠使其采取一些早於行業的做法,但是現在,蘋果這種地位已經不再,取消耳機接口等做法遭到瞭用戶的詬病,推動用戶轉投谷歌Android甚至微軟生態系統。

文章認為,蘋果要想卷入重來,需要找到一位有遠見的CEO。庫克是一位擅長公司運營的CEO,提高瞭公司利潤率等指標,但他並未展現出任何在創新方面成為行業領導者的先見之明或緊迫感。



以下是文章全文:

蘋果搞砸瞭史蒂夫·喬佈斯(Steve Jobs)留給他們的遺產,自iPod推出以來首次面臨被對手打敗的風險。

一直以來,蘋果在硬件創新、軟件體驗上至少領先對手一步。曾幾何時,如果你想轉用Android或者Windows系統,那你必須得放棄某些功能、用戶體驗以及獲取最新優質應用等iOS系統優勢。對於消費者來說,轉用蘋果對手產品的代價實在太高。

借助這一優勢地位,蘋果往往會在合作談判中占據上風,簽下對他們有利的交易條款。而且,這也為蘋果在消費者領域想要做的事情提供瞭籌碼。過去,我們更能夠容忍為蘋果設備購買昂貴的新款適配器,因為它確實物有所值。今年,蘋果非但沒有在技術上實現重大飛躍鞏固自身地位,反而做瞭更多損害用戶的事情。蘋果難道不知道,他們這麼做是需要以強勢地位作支撐的嗎?

由強轉弱

“現在,蘋果是在一個弱勢地位上制定戰略決策”。

2016年,Android手機已經超越瞭iPhone,前者的屏幕分辨率更高,攝像頭更好,具備雲服務功能,防水,支持早期VR/AR技術。這些都降低瞭蘋果用戶轉用Android手機所要付出的代價。

如今,蘋果已經成為瞭追趕者。然而,他們仍在做有損消費者的事情,例如移除耳機接口,這進一步降低瞭消費者轉用其它手機的整體代價,動搖瞭果粉的信心。

“消費者現在堅持使用舊款蘋果設備,是因為他們擔心蘋果還會作出不利於消費者的決定。相反,用戶此前快速升級蘋果設備,是因為他們期待蘋果開發出下一個激動人心的技術”。

Android在手機市場占據主導地位

Android在全球智能機市場依舊占據主導地位。全球智能機市場已經趨於飽和,這意味著最大的增長機遇將來自新平臺。然而,蘋果目前在新技術平臺領域處於落後,而且競爭愈加激烈。

VR/AR新技術領域無建樹

“在缺少喬佈斯的引領下摸索道路”。

從iPod、iPhone到iPad,蘋果一直是新技術平臺的領導者。但是現在,除瞭一些傳聞外,蘋果在虛擬現實(VR)、增強現實(AR)、自動駕駛汽車領域毫無建樹。盡管蘋果很少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們一直力求做到最好,但是如果蘋果確實進入瞭VR/AR市場,你認為他們會做到最好嗎?相信你沒有那麼大的信心。

Apple
Watch是蘋果在喬佈斯之後推出的首款新產品,也是第一款沒有產生重大市場影響力的產品。自此之後,蘋果發佈會的吸引力越來越低,長時間的無聊軟件演示以及TouchBar、HomeKit等平淡技術介紹可謂達到空前水平。Apple
TV甚至還不支持4K視頻,而Roku的電視機頂盒已經做到瞭這一點。蘋果的Siri率先被推向市場,但是目前已落後於谷歌助理、亞馬遜Alexa語音技術。

與此同時,在新任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的領導下,微軟正在快速創新,在蘋果不敢冒險的領域展開瞭積極探索,例如全息眼鏡HoloLens。而且,在Surface
Studio一體機推出後,微軟在臺式機領域的競爭力得到加強。接下來,微軟預計會在手機領域采取大膽舉措。

蘋果在近期縮減或解散瞭旗下自動駕駛汽車部門,對公司進行重組。一直有推測稱,蘋果首席設計官喬納森·艾維(Jonathan
Ive)將離職,蘋果將迎來一次大重組。這些都是蘋果管理層和組織結構出現問題的明顯跡象。

有人說,蘋果會轉型成為一傢軟件公司。這一兆頭更加糟糕,因為蘋果軟件的易用性和穩定性一直下滑。新版iMessage和iOS系統表明,蘋果對於人們如何使用他們喜愛的軟件的觀察是多麼天真。iCloud更是糟糕透頂。此外,蘋果還建立瞭一個錯誤的軟件開發文化,他們不允許團隊成員彼此交流,不讓他們從數據中學習。因此,他們的學習速度無法像一傢真正的軟件公司那樣快。

有遠見的CEO

要想卷土重來,蘋果需要一名有遠見卓識的CEO。蒂姆·庫克(Tim
Cook)是一名擅長運營的CEO,他在提升公司利潤率和運營效率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但是他並未展現出任何在創新方面成為行業領導者的先見之明或緊迫感。

相比之下,納德拉就是一位有先見之明的CEO,他讓微軟重新煥發活力。而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就是“微軟的庫克”。

App Store應用商店是蘋果的最後陣地,它對蘋果至關重要,支撐著iOS一直發展到現在。蘋果最重要的App
Store群體是富有用戶和發燒友。盡管iOS美國份額自2012年以來已經下滑瞭16個百分點,但是App Store的收入依舊是谷歌Google
Play的四倍。

這麼看來,iPhone用戶在他們的設備上消費更多,比Android用戶擁有更多可支配收入來購買應用。Android用戶的收入偏低。從歷史上看,Android設備一直更為便宜,但是缺少技術和應用。但是現在,Android設備至少和蘋果設備一樣具有競爭力,我們會看到更多蘋果重要用戶會轉用Android設備,甚至是微軟設備。

如果富有用戶和發燒友因為蘋果創新能力的下滑離開,那麼Google
Play生態系統將會變得對開發者更具吸引力。如果蘋果在新技術平臺上落後,那麼開發者就會開始進入微軟和谷歌的生態系統,這就為蘋果競爭對手吸引開發者進入自傢移動和臺式機平臺創造瞭機遇。當開發者開始離開時,蘋果的麻煩就大瞭。

總結

我希望蘋果能夠孤註一擲,在新技術平臺上放開手腳,延續他們的出色產品設計和產品領導力,但是在看到喬佈斯去世後蘋果的發展後,我對此持嚴重懷疑態度。

蘋果不會很快衰落,但是他們面臨激烈競爭。創新的靈感和行業的敬畏眼看著就被對手奪走,是時候任命一位新CEO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