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手機逢新必買 女生貸款買iPhone7後到處找兼職

大學生貸來的錢都花在哪兒?近日南國都市報記者深入校園走訪發現,很多學生從網上借錢並非為瞭創業、交學費,而是用於購買手機、電腦等時尚用品,有的學生甚至借錢賭球。面對一張張催款信息,拆瞭東墻補西墻,不知不覺間,利息像滾雪球一樣在增長。

海南大學大三學生小興(化名)曬出的11月賬單。

1、消費需求旺盛:手機相機禮物都上網買

各方資本為何爭先恐後進入大學生信貸市場?有專傢分析認為,主要是大學生群體具有著旺盛的購買力和與之並不匹配的資金來源,形成瞭巨大的利益空間。簡單來說,大學生敢花卻又沒錢花:收入主要靠父母,集體的生活卻又讓他們不自然地就會互相攀比,不少大學生選擇信貸類產品來滿足自己的需求。

鄭源(化名)是三亞學院一名大三學生,他第一次接觸“校園貸”是為瞭給女友買禮物。“這種事不能跟父母要錢啊,可自己的生活費也就夠日常開銷的,根本不夠。”他分期購買瞭一款5000多元的蘋果手機,分12期還款,每月近500元的債務讓他感覺壓力大,不得不找瞭份兼職。



大二學生小趙酷愛攝影,一套價值過萬的單反相機幾乎與他形影不離。“拍照的時候覺得特別爽,可一到還錢的日子就開始頭疼瞭。”去年10月,小趙在一個大學生分期購物平臺購買瞭這個“大傢夥”,每個月隻有1000多元生活費的他,如今仍欠著6000餘元的外債。“剛開始買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麼,跟普通網購區別不大,可每個月要還600多元,要花去我將近一半的生活費,真的很難熬。”

“我現在借款的用途主要集中於個人消費。”海南大學大三學生小興(化名)向記者曬出瞭他的花唄月賬單。小興在8月、9月、10月分別消費瞭1964元、761元和3184元,而到瞭11月消費額則突然上漲至6175元。其中,有5338元用於網購,728元用於線下支付,109元用於手機充值。“之所以11月份花費倍增,主要是雙十一時我買瞭兩件外套,在天貓超市內也買瞭不少零食,此外還給女朋友買瞭些小手飾之類的禮物。”

剛進入12月,小興就開始為能否還上花唄內的錢款而犯愁。他有兩份兼職,月收入2500元,還從學校得到瞭400元獎學金。然而這些錢合起來也不夠還上個月花唄內的欠款。目前,他仍在想辦法籌錢。

2、盲目追風攀比:專追蘋果手機一年一換

“我們班幾乎人手一部蘋果手機,而且幾乎都是最新款,但其實有些同學傢庭條件並不是那麼好,好多都是分期買的。我們隔壁寢室一個女生幾乎逢新必買,最近貸款買瞭個iPhone7,現在開始到處找兼職還債瞭。”三亞學院大四學生小李笑言,以前誰用蘋果手機就覺得誰是“土豪”,可現在許多網購平臺推出分期購機的活動後,首付20%甚至零首付就能拿到最新款的手機,讓越來越多的人趨之若鶩。

某通訊公司工作人員在面向高校做手機銷售業務拓展時,為大學生的追風熱情所震驚。“一進校園,滿眼都是最新款的蘋果手機,很少有人的手機使用年限在2年以上,他們更換手機的頻率多是一年一部。真想不通他們哪來那麼多錢。”在校學生所使用的電腦也多是高端產品,蘋果、外星人、地球人、微星……

高消費的背後,有可能是昂貴的代價。海口某高校大三學生小劉說,看到身邊很多同學都用蘋果手機,去年12月她也在大學生分期購物商城“趣×期”上購買瞭一臺總價5588元的iPhone6S手機,她選擇瞭分15個月償還的方式。然而,拿到新手機之後的喜悅很快就被一筆筆賬單沖散瞭。“從今年1月到明年3月這15個月的時間裡,我每個月都需要在1500元的生活費裡擠出413.5元來還貸,這意味著這一年多我要在債務中度過。”後來她仔細算瞭一下,從“趣×期”平臺上借來5588元,最後償還本金利息總計6195元,那麼她借款的利率達到瞭10.86%,這比銀行的利率高多瞭。

3、過度消費上癮:有學生同時向多個平臺借貸

“一開始貸款少的時候覺得很爽,後來欠錢越來越多就開始後悔瞭。”大三學生王達(化名)自去年年初開始接觸“校園貸”,近兩年的時間裡他連續開通瞭多傢網貸平臺的貸款服務。記者看到他的手機竟下載瞭5個貸款及分期購物軟件,其中趣分期欠款100餘元,愛學貸欠款700餘元,螞蟻花唄欠款1000餘元。“在貸款還不上時,我會通過另一傢網貸平臺提現還款,但具體我到底一共貸瞭多少錢,真的已經算不清瞭。”

“貸款是會上癮的!”王達告訴記者,這些錢他主要用來買手機相機,還分期買過一張某明星的演唱會門票。他坦言,大學生多多少少都有攀比心理,錢到手瞭就會不計後果地去買東西,對利息也不在意。“跟傢裡要錢,爸媽還會問東問西,多半也不會給,很煩。”

記者以申請貸款名義,聯系到瞭一位兼職做“京東白條”校園中介的小史同學。據小史介紹,在校大學生隻需要憑借個人身份證和學生本人註冊即可打6000元的“京東白條”,通過申請“京東白條”消費的,還可以享受一定的消費折扣。記者登錄京東網站發現,其校園專區出售各種蘋果手機、相機等商品。

記者查看多個“校園貸”軟件發現,除瞭電子產品外,這些平臺還提供瞭服裝、化妝品、遊戲會員、演唱會門票,甚至考駕照等產品的分期服務。

4、金融知識匱乏:

稀裡糊塗誤入“校園貸”陷阱

從早期的助學貸、到學生信用卡、再到P2P,校園似乎成為各類金融服務觸角延伸的一片沃土。當前,提供“校園貸”服務的大概有三類:一類是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主要用於購買3C類產品以及培訓、旅行等;一類是電商平臺,嵌套在購物消費中的購物分期,如花唄、白條;還有一類是專門從事校園分期的網貸平臺。

在這種“饕餮盛宴”式的消費誘惑下,學生們顯得缺乏抵抗力。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因金融知識匱乏且缺乏社會經驗,很多學生隻看到“校園貸”低門檻、辦手續方便這一面,對於貸款利息、違約處罰等視而不見。

本報5日所報道的海南工商職業學院小吳的遭遇引起眾多讀者關註。還沒有畢業,小吳便身負6萬多元貸款,每月利息高達5000多元。而今他以休學為由離開學校,回到樂東老傢打工掙錢還債。據小吳講述,6萬元的欠款,實際消費用的也隻有2萬元左右,這些錢多為維持日常生活花銷及同學之間請客吃飯,以及購買電子商品。另外4萬多都是以貸養貸所增加的手續費,利息、逾期罰息等。“我不懂這些手續費和利息是如何產生的。在貸款時甚至沒看清那些條文的要求,完全是稀裡糊塗的。”小吳說,他在每個平臺單次貸款額度並不多,單筆貸款額度為數百元到五六千元不等。“因為單筆貸款額度較小,一開始我以為每天利息隻有幾塊錢,最多幾十塊,真沒想到後果會這麼嚴重。”小吳舉例說,今年上半年,他從“優*期”(網貸平臺)借款1900元,如今僅170天過去,這筆賬的本金、利息、逾期罰息已經達到5000多元,超出本金3100多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