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為什麼會出現離職潮?

如今,蘋果是全宇宙最優秀的公司,沒有之一,溫文爾雅的庫克把琳瑯滿目的設計變成瞭一疊疊誘人的鈔票,而且相比於喬佈斯,庫克更加關註員工的福利,他上任之後,延長瞭孕婦的產假,後喬佈斯時代的蘋果,每一位員工都可享有限制性股票,此外,庫克還向NGO志願者提供津貼,重修瞭蘋果總部的大樓,而且在高層會議上,他從不會像幫主一樣暴跳如雷,而是不動聲色地給那些未達到業績目標的主管送上一個馬桶塞,這位出櫃CEO的親民作風,使得蘋果總部員工、海外員工、甚至關鍵的供應商都能雨露均沾。過去5年,越來越多的員工因蘋果而走向富裕,走上一條“似乎在改變世界”的康莊大道。

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蘋果最近兩年出現瞭小范圍的離職潮,一方面因其組織擴大瞭3倍,離職人員數量增加是順理成章的事兒;另一方面,庫克治下的蘋果儼然成瞭高速運轉的賺錢機器,那些有情懷、有理想的天才是絕難忍受如此文化的,此外,經蘋果洗禮過的員工,在就業市場上無一例外地變成瞭香餑餑,人性對未來充滿恐懼,同時充滿瞭好奇。在完成瞭基礎的資本積累之後,他們有足夠的理由去探索未知。



背井離鄉,蘋果員工永遠在路上


平心而論,庫克在員工福利改善方面取得瞭顯著的進步,但之所以稱之為“顯著”,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在這個領域起點太低。據國外媒體曝光的喬佈斯郵件顯示,幫主和同行公司相約互不挖墻腳,且聯合壓低用人成本,取消瞭員工休假制度,他脾氣火爆,工作環境高效且充滿瞭壓力,員工甚至都不敢和他一起乘坐電梯,但喬佈斯的迷人之處,正在於他對技術的向往,對藝術的不懈追求,這樣的氛圍得以團結一大批技術型、藝術性的天選之子,這些人在喬佈斯時代獲得瞭足夠的尊重和獎金,但也是如今蘋果離職潮的一股清流。

庫克時代,蘋果的組織變得龐大而臃腫。為瞭應付越來越復雜的供應鏈,庫克的福利天平開始向零售人員、供應鏈管理人員重度傾斜,這使得一些頂尖的技術人員的心態產生瞭微妙變化,加之,蘋果的創新逐漸乏力,導致這些人萌生退意,而他們的離開又加重瞭蘋果之於供應鏈管理的依賴,最終,這傢企業由技術性的創新性企業變成瞭一傢更重視供應鏈管理的資本企業。此外,因iPhone始終是蘋果營收的重要支柱,使得其他產品備受冷落,整個團隊的精力也在疲於應付智能手機的巨大產能,一些技術型人員,甚至會要求去蘋果零售店幫忙推銷iPhone7,筆者曾腦補過蜜汁畫面,他們是不是也要在最新款的手機上澆開水或者從二樓扔下去,再安排一輛大卡車順便路過呢?即便是iPhone自己團隊也充滿瞭越來越多的等級觀念,美國本土人員自然是第一等,接下來是印度高管、再有就是新加坡、馬來西亞的中層,最終活躍在出差路上的,永遠是那些黃皮膚的亞洲人,如此臃腫的組織幾乎就是經典的官場現形記,效率和內耗問題正日益惡化。

沉淪總是逐漸發生的,這始於庫克的個人特質,也是巨型企業不可避免地天然軌跡,在這種背景下,越來越多的普通人員開始加入蘋果,這些人再不是桀驁的天才,而是謹小慎微、唯恐出錯的蕓蕓眾生。為瞭獲得更多的利潤,庫克連續要求供應商降低價格,臺灣媒體多次報道,供應商每年都會收到蘋果殺價的要求,態度之蠻橫,前所未有,幾乎從不停止嗜血。顯然,這種利益的博弈非常復雜,一如復雜的政治鬥爭,而派遣工就是這場鬥爭中最容易“死去”的士兵,他們不得不常年駐紮在供應商內部,以其獲得談判資本,而且蘋果的供應商高達700多傢,這些派遣工不但要成為博而不專的鴻儒,還要在飛機、火車上度過大量的人生,更難熬的是,他們接到的目標,常常是不符合邏輯的蠢目標,隻能硬著頭皮強吞下去。在這種狀態下呆久瞭,就容易崩潰,聰明人隻能趕在崩潰前離開。

按照一般邏輯來講,金字塔最頂端和最底端的員工都是不穩定的,前者離開是因對未來充滿好奇,而後者離開則是因看不到未來,蘋果的離職潮正是由這兩種人組成,高層或者頂尖的技術人員自然不愁再就業,甚至能從初創企業獲得更豐厚的收入以及足夠的尊重;而一般的供應鏈管理人員也不同於其他企業的底層人員,他們見識過無數大場面,隨便一份報告都影響著上億資產以及數百萬人的工作,這些人正是很多中小企業渴求的中層幹部。

以人為本,蘋果靠員工改變世界


喬佈斯時代,蘋果提出瞭“生而改變世界”的偉大口號,長期以來,人們隻是關註蘋果產品如何改變世界的,比如iPhone催生瞭移動互聯網,Uber/微信/支付/淘寶得以取得巨大的發展,人類工作、社交、娛樂的模式也因此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此外,蘋果生態圈、品質意識、精品路線、饑餓營銷重度改變瞭傳統的電子產業鏈,數十億人因此受益,說iPhone/iPad聯合改變瞭世界本無可厚非,但細想之下,這樣的說法並不準確,事實上,改變世界這事兒隻能由“人類”自己完成。

筆者有一個願望:希望企業能成為培養、輸出人才的主要基地,事實上,塑造出更好更多更強大的人類,比起出一款驚艷的手機更具有社會意義。當然,這樣的想法有些過於天真,最起碼依照現在生產力的水平,沒有辦法實現,但諸如蘋果這樣之於產品近乎自虐式的要求,也在不知不覺中催生出大量高端人才,而如今的離職潮也可以理解成一種具有良好社會意義的人才輸送。據國外媒體報道,電動車制造商特斯拉宣佈已經聘請瞭拉特納擔任自動駕駛軟件研發部門的副總裁。在此之前,拉特納在蘋果工作瞭11年,開發出瞭Swift語言,且向外部開發者大面積推廣,他的到來不僅會帶來純熟的軟件研發經驗,而且給熟識的外部開發者帶來新的平臺,還有哈維團隊裡的一些核心設計人員,也帶著自己卓越的理念加入瞭其他企業,於是如你所見,越來越多的產品流露出一種蘋果式的藝術感;至於說,一些底層的供應鏈管理人員也大有用武之地,他們在初創企業裡擔任中層之後,勢必能利用蘋果的管理手段來重塑企業,那些細致的流程管理,那些若隱若現的工匠精神,那種努力執著的工作態度都會經由這些散落的“小型人才”而在世界范圍傳播開來。

蘋果的產品明目張膽地改變著世界,蘋果的員工則潤物無聲地改變世界,如前文所述,從這個角度講,如今的離職潮更像是一種具有良好社會意義的人才輸出。筆者希望,越來越多地企業能重視員工的培養,畢竟,我們窮其一生,最重要的目的就是重塑人類自我。(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

.tag-editor {
text-align: right;
font-size: 12px;
color: #717171;
}

.tag {
float: left;
}

.tag a {
margin-right: 10px;
color: #0B3B8C;
}

Comments are closed.